地方频道:
巧用“小组合作”于作文课堂
时 间:2017-09-30 08:31:36  来 源:浙江教育频道  编 辑:郑思思 【打印】
近日,由网文《今天,谁坐教室最后一排》引发讨论,有教师提出可借鉴小组合作形式安排座位,也有教师同时指出“小组合作”的限制与缺陷。据悉,小组合作前些年已风靡全国,主要运用于科学实验课、阅读讨论、活动课等。笔者因同时见数篇关于“作文课堂”如何有趣并有效提高学生写作兴趣的文章,忆起初中阶段教授语文教师巧用“小组合作”于作文课堂的创新实践,愿小记之以共享。
笔者初中时语文科目的教授者当时是一位年轻的男教师,在教学方面喜爱打破常规。他教授我们两个相邻的班级,两班都是五六十个学生的普通大班级。既是普通班,就难免有学习水平的差异。在执教两个班级一年以上,对学生已较为熟悉的基础上,老师根据学生学习情况,划分语文学习小组,先划分暂时固定的层次,后具体到或可根据意愿稍作调整的小组,每次考核,排后的小组成员可自行挑选排前面的小组成员预备PK,如果最终成绩出来后显示获胜,就可“晋级”,因从前未曾有过这样的学习形式,我们的语文学习热情被空前地调动起来了。
“小组合作”用在作文课堂上,具体是这样的:作文课上,老师给出作文主题或题目后,各组成员围坐在一起,根据意愿讨论作文题,小组集体觉得讨论得差不多了,就可以当堂开始写作,写不完也可以课后再完成。第二堂作文课开始,每组成员组内交换阅读批改作文,投票选出最优作品,再每组选一位代表轮流到讲台上朗读作文。而作文的批改,还有班内各组随机交换、互相批改环节,后来时间久了,两个相邻班级还进行了交换批改,老师自己也会抽时间评阅或在朗读时即时指导,这样,我们每个人的作文本子空白处常常是满满的红笔批改评语,且来自不同的同学。老师将优秀习作张贴在班级墙上,也引发课后同学们对习作的讨论,他还挑选了优秀作文寄给了报刊,自觉优秀却未被选上的也可以自行投递,于是那段时光里,不少同学获得了第一次在报刊上发表习作的成就,不能不说是小组合作巧用于作文课堂的功效。
这样的“小组合作”用于作文课堂,若说有缺点,大概是时间花费较多,所幸是在初中阶段,相较于小学,初二学生的自主学习、组织能力有所提升,而功课紧张程度又不如高考前的高中阶段,因此得以在两个班级顺利推行,又因学习热情的普遍调动,班级语文成绩在年段里总是名列前茅,第一名也通常在两个班级里产生。
回顾自小学以来的在校作文练习,笔者认为,最奇怪的事在于“想写”和“必须写”的矛盾。人生的第一篇“作文”大概是小学语文课本一单元最后的大题目,突然要求写一两百字,对于小学生来说是难以理解的:为什么突然要写这么一大段?写来做什么?要写那么多字,这样的题目太麻烦了,真讨厌!——从一开始,于学生而言,作文的出发点就是被要求“必须写”,而不是自己“想写”,又谈何作文的趣味呢?于是很长一段时间里,甚至许多人的学生生涯里,语文试卷最后的写作题都是最不受欢迎的。写日记本来可以算是一项抢救学生对写作好感的措施,小学生按要求上交日记,也可以培养语感,但是被要求每天写,时间久了,有时也难免觉得无事可记,不得不绞尽脑汁草草编就。
当然,应试教育本身就含有考核的属性,命题作文也不是想不写就能拒绝的,且当时以为的被迫,难说将来哪天不会发现它变成了“幸而曾有此锻炼”。因此,在考生与作文阅卷老师的人数比不减,每位阅卷老师批改一篇作文限时几秒的情况下,要全然以文学角度而不以套路评卷,又要求考生写作不套路,是极难实现的。若要提高学生对写作的兴趣,首先需考虑要培养的是怎样的写作者,从而因材施教:
若要培养擅长公文、社论等应用文写作者,教师需着重提供时确的格式、体裁等方法指导;若要培养作家,需以文学精神浸润,多费心思尽量保护“想写”的兴趣。
共1页。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