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频道:
“坏人变老”是对终身教育体系健全的呼唤
时 间:2017-06-30 10:00:37  来 源:浙江教育频道  编 辑:郑思思 【打印】
这几年关于老年人的负面新闻较多,涉及老年人的冲突被曝光后,人们常常将之定性为“坏人变老”。也有评论提出:“坏人变老”的标签掩盖了复杂的现实,舆论是否对老年人群体特别不宽容?
实际上,我们平心静气地细看“坏人变老”这个“标签”,就会发现,它与“老人变坏”、“老人即坏”是有本质区别的,甚至可以说,正是考虑到“并非所有老人都是坏人”的事实与逻辑,才有这样委婉的说法:“坏人变老”——意指年轻时即道德品行有缺失的那部分人,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改善自己的言行举止,只是因为到了法律允许加以矜悯的高龄,其违法之举就避免了年轻时本该加诸的处罚。
比如近日上海浦东飞往广州的某航登机过程中,一名老太太向发动机扔了9枚硬币,导致航班延误5个多小时,上海市公安局以涉事旅客已八旬且未造成严重危害为由,作出不予处理的决定。网友们见一飞机旅客之所以能在此人为的安全大隐患下幸存,只因万幸同行旅客提早发现了扔硬币的行为,而老太太扔硬币自称是为祈福,未受惩罚只因年过八旬,对比之下自然难免心生愤怒——即使人们因为“尊老爱幼”的传统统一口径说“应该原谅”,恐怕心里也很难回避情绪上的波动,因为若是换作一个年轻人向飞机起飞前的发动机扔硬币,是必定要受法律制裁的。如果只是这一件关于老年人行为不当的报道,或许人们也至于如此怒气冲冲,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实是近年来,还有数件老人自己不慎摔倒却对扶人者讹钱的案件,其中被讹者甚至还有几个戴红领巾的小学生,讹钱者虽未必胜诉,但他们讹人从不受惩罚、毫无成本,这才积累了群众那么多的怒气值。
于是,在现今人们的认知中,“尊老不尊无德之老,爱幼不爱无教之幼”几已成普遍共识。年龄会随时间增长,人的身体、智力或随之下降,但一些老人明显还有独立的行为能力,人们从心理上自然不会认同他们的道德评价标准应当被允许降低,毕竟一个人道德水准达标的年轻人,谁会想着“等我老了就可以为所欲为”呢?
我们不妨对提出尊老爱幼要求的儒家圣贤语再稍作考察。《论语·宪问篇》:“原壤夷俟,子曰:‘幼而不孙弟,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以杖叩其胫。”原壤是孔子的旧识,人们对孔子在此篇中展露的态度有不同程度的理解,但其带有不满之意是显然的。孔子为人“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要求年轻人品行端正自不必说,他也并不会认为在能力允许的情况下人到老年就可以放低自己的标准,“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直接提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孟子,限于当时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水平,他描绘的理想社会里对老者的“推恩”止于“衣帛食肉”,而在我们的社会中,同样限于经济与文化发展水平,现在的老人在他们年轻时,有部分人因缺少教育条件而错过了重要的青年学习期,以至今日虽然衣食住行方面未必缺失,却在道德品行上为人诟病。可喜的是,我们已提出了建立健全终身教育体系,要求促进全民终身学习、形成学习型社会,用后续的学习为在校学习“查缺补漏”。孔子说“有教无类”,老年人亦是一类,只要身体尚且允许,便可摒弃“只有孩子们在学校读书才叫学习”的错误旧观念,借助老年人大学、社区教育等成人教育形式提高自己的学识修养。
2016年,教育部等九部门发布《关于进一步推进社区教育发展的意见》,提出“到2020年,社区教育治理体系初步形成”的总体目标。在我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历史进程中,社区学习共同体展现出蓬勃的生命力,成为社区成人教育与学习的重要载体。杭州市从2008年开始推动引导创建社区学习共同体,到2013年,2000个各类社区学共体已遍布城乡。其中,有西湖区蒋村花园社区的老年快乐课堂,讲台下,清一色是上了年纪的奶奶辈人物,她们捧着小学课本大声地读着,还有些老人干脆抱着孙子、牵着孙女来听课。5年下来,课堂的义务老师徐发芝老师共上课200余次400余课时,帮助100多位中老年妇女认识了5000多个生字,学习了200余篇课文。很多农村阿姨学会了拼音、学会常用字,更重要的是她们找回了自信。下沙街道中沙社区的“江南印象”乐团,不但获得了经济技术开发区示范社区学习共同体荣誉,而且还是杭州市示范社区学习共同体,他们的乐团由几人发展到几十人,成员的平均年龄是56.4岁。2016年12月,城乡社区学习共同体区域推进研讨会在杭州市召开,起源于杭州的社区教育模式“社区学习共同体”有望在全国更多地方推广。杭州市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室副主任汪国新先生,他和他的团队对社区学习共同体的持续十年研究成果,成为国内社区学习共同体培育、养护的理论指南。在今年5月举行的首届社区学习共同体发展国际研讨会上,教育部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韩民,基于对中西方社会教育的比较,认为中国大力培育社区学习共同体,是时代的呼唤,更是民众生活品质提升的需要。
在成人教育、社区教育建设的东风中,社会应当给予老年群体的精神需求以充分的关注与帮助,老年人也可以重拾学习之心,寻找合适的提高自我的精神追求道路。
共1页。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