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频道:
“倒过来”看催泪弹式“感恩演讲”
时 间:2017-05-31 08:38:04  来 源:浙江教育频道  编 辑:郑思思 【打印】
近日,朔州市实验小学学生集体听取校长邀请的某教育培训机构某演讲者到校进行的“感恩教育课程”并痛哭的视频在网上流传,网友看后质疑学校行为,认为演讲者是“洗脑”、“文化传销”。演讲者表示,自己的行为合法合理,不符合传销特点。校长回应称,此举是为了帮助学生学会感恩。
网友的质疑可以看出一点:心智成熟的成年人,恐怕多半不会愿意接受这种催泪“感恩演讲”。那么听取演讲的学生感受如何?除了现场的痛哭,腾讯新闻报道“有听过‘感恩演讲’的同学说:‘那药劲儿过得特别快。那天之后同学都没有再提过那天的表现和感恩的话题。如果再有这种教育机会可以自主选择,我肯定不会再去听了。因为,那个感动好像是真的,又好像是假的。”
笔者在校时也曾因学校的安排,与同学集体坐操场上听取类似的励志演讲,隐约记得当时的氛围确实还不错,主要是和闷坐教室里相比,大家一起坐操场——这种一般只发生在节日里、校运会里的难得的事情,本身就挺有趣至于演讲内容本身,一点印象也没有了,更别提有重要人生影响。而相关研究表明,一定人数的集合,是此类演讲制造催泪效应的必要条件。让学生集体听演讲,却说是“自愿”,在学生看来,可以说是一种狡辩,事实上,只是学校对学生活动的命令罢了。无独有偶,近日,江西九江学院的“女德”讲座视频也在网络上获得极大的关注,讲座之人登堂入室满口“女德女诫”,很大部分观点竟违背了我们中学时都熟知的科学常识,因此广受网友鞭挞。据在校学生透露,该讲座学校规定与学分挂勾,学生不得不到场。那么,这类讲座对于校长而言的“自愿”是否合法合理,实应由更高教育系统管理者进行审慎的界定。
朔州市实验小学的校长自称因先前已领略过演讲者的演讲功力,并认为平生所见的感恩演讲无如其震撼人心者,故而特邀其到校演讲,也许他的出发点确是好的,是认为学生需要感恩教育。但实际上,演讲只是感恩教育的一种形式,它或许因人而异而有一定效果——一个非亲非故的陌生人,因路见你对父母行不孝之举,故而声嘶力竭地当头棒喝,总归也是能给人一点愧疚之意的——但一定不会是唯一的感恩教育方式。因此我们可以借用演讲者自己的用词——“倒过来”看问题:
其一,先不论催泪式“感恩演讲”究竟是对是错,对于一个存有争议的事物,教育者——每个班级的每位老师,每个家庭的每一位家长,都需以积极思考、辨析的心态看待它,并且引导学生、孩子跳出情绪漩涡,以理智看待事情,毕竟,无论何时何地,理智、智慧都是成长、成人不可缺失之物。从网上发布的朔州市实验小学该次“感恩演讲”的部分内容来看,演讲者所言明显缺失逻辑与教育智慧。比如该段话语:“如果母亲的情绪不发泄出来,会得精神病,母亲的情绪如果发泄到老公身上,老公不吃这一套;发泄到爷爷奶奶身上,爷爷奶奶说她不孝;发泄到领导身上,领导说她找死,可怜的母亲只能把心里的痛苦,发泄到一个让她最有安全感、这个人一定是最爱她的人身上,即自己的儿女。”——一个将母亲角色神化为“全世界最伟大”的国家,却纵容一个家庭里比母亲处于优势地位的成员漠视她的情绪,同时要求比母亲弱势的子女全盘接受她的情绪,这是一个追求文明合谐的社会主义社会应当提倡的家庭模式么?家庭成员之间的平等交流,才有利于建立无论对父母或是子女而言都健康的环境,一味要求子女逆来顺受,只会要么积怨愈深,要么造就子女扭曲的性格,同时助长其他家庭成员——社会成员,对母亲——女性的刻板印象。在这一方面,《蒲公英评论》里我们能见到理性对待这类演讲的家长与教师:某位家长参加了学校组织的“感恩教育”,结束后与孩子交流看法,得出了“感觉太假”的一致看法并找出了原因;某位教师不认可这种演讲,上课时向同学们提问“你们觉得今天的演讲好不好”,很多孩子们说好,老师追问“好在哪儿”让孩子找到思考要点,且提示“从中学到什么,哪些问题引起思考”,孩子们一片沉寂,而教师不强迫学生立即作答,只为引起他们的思考,这些做法是值得参考的。
其二,考察校园里现有的关于感恩教育的形式,未必墨守成规、一无创新。就母亲节而言:陕西咸阳师范学院于右任书法学院自2016起每逢母亲节、父亲节,用小楷书家书一封,现已要求学生每月写一封。写家书近年在学校教育活动中不少见,书法学院结合学院特点,以小楷书写,又生新意,既从内容上表达了感恩之情,又以书法直观地向父母展现自己的成长。杭州市湖畔幼儿园将感恩母亲与跳蚤市场活动相结合,孩子们事先调查了妈妈喜欢的东西,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跳蚤市场赚取了“第一桶金”,为妈妈买一份礼物。在互动中孩子们了解妈妈,了解妈妈的喜好,在挑选购买礼物的活动中承载了更多爱与感恩。长兴县实验幼儿园举行“我当妈妈”体验活动,让孩子们把皮球、抱枕塞进了衣服里,有了“大肚子”,日常简单的行动都变得笨拙了起来,孩子们直观地、由衷地体验到了母亲的辛苦,在这之后再让孩子们以洗脚、做家务等实际行动表达感恩,也就顺理成章了。此外,“护蛋行动”也是近年较常见且行之有效的感恩教育形式,孩子们从早到晚随身携带一只生鸡蛋,要在一天之内保护它安然无恙,蛋破即为护蛋失败。长兴县泗安镇中心小学的孩子们还奇思妙想地为自己的“蛋宝宝”化上漂亮的“妆容”,给它取了好听的名字——这就更接近父母的护犊之意了,付出愈多,也愈能体会他们对自己的爱护,从而油然生出感恩之情。感恩活动在细节上的精心安排,能使教育起到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喜人效果。
如果将“感恩演讲”视为唯一的“救星”,那么折射出的,或是学校人文教育方式的匮乏,据报道,这类演讲常以农村较偏远地区的学校为目标,则改变这种现状,需要城乡教育均衡发展的宏观调控。例如,作为促进教育均衡发展的方式之一——送教下乡,不只需要教师们送教学,还应当重视人文思想精神的传递。我们在否定“催泪弹”式的“感恩教育”的同时,也需要为学校、为家庭提供更多正确的、有效的教育方法,以免学校、教师、家长盲目追随社会培训机构之言,误入歧途。
共1页。    1
相关文章